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污染防治

地方政府还是靠不住现阶段首要靠环保

发布时间:2019-02-04 01:00:06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地方政府还是靠不住现阶段首要靠环保

地方政府还是靠不住现阶段首要靠环保

钢铁业:新一轮的减产、限产或将再度上演

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调查显示,目前近八成钢铁生产企业处于亏损状态,随着供给压力的不断上升,行业亏损状况将继续恶化,当达到企业生产不可为继的状况时,新一轮的减产、限产将再度上演。图为4月26日,江苏常熟港码头工人正在进行卷钢装卸作业。

前不久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内蒙古自治区调研时表示,要化解产能过剩,加强环境保护。严禁核准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、船舶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新增产能项目。近日媒体报道称,国家准备出台“关于化解产能过剩指导意见”,多部委正对此积极调研并制定相关意见,不久将以书面形式报送国务院。

产能过剩的问题一直是国家关注和调控的重点。近年来,从中央到地方都采取了很多调控和引导政策,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。而关于产能过剩的担忧现在又增加了新内容。我国政府近来加快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,对此部分人士认为,审批权的下放可能引起新一轮地方投资热,使得化解产能过剩问题更为复杂。

如此背景下,如何“化解产能过剩”?在我国整体简政放权——让位于市场、让位于社会、让位于地方的趋势之下,可能需要通过合理的市场机制、社会性管制手段、科学的地方考核方法,来实现化解产能过剩这一目标。

近期,本报推出“新形势下的产能过剩化解之道”系列报道,并在本报产经版面陆续推出。另外,系列报道将以钢铁、玻璃、造船等多个产业为重点研究对象。

中国经济导报|刘宝亮

“这次取消和下放的117项行政审批项目中,涉及电力、化工多个行业,但较少涉及钢铁行业,表明中央政府对高污染、高耗能行业的审批趋严。”针对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《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》

地方政府还是靠不住现阶段首要靠环保

,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钢铁行业研究员赫荣亮对中国经济导报说。

在采访中,专家认为,对于钢铁行业的产能,现在地方政府还没有限制其扩张的动力,主要工作还是要由中央政府来做,通过两个相对独立性的部门——电力部门和环保部门,加大控制的力度,来实现对钢铁产能的调节限制。

钢铁项目中央政府审批未现宽松

政府加快推进机构职能转变,5月15日,国务院办公厅下发《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》,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,共计117项。其中,取消行政审批项目71项,下放管理层级行政审批项目20项。在基础工业领域,取消和下放了化工、新能源等项目核准权限,但涉及钢铁产业的较少,仅为《取消和下放管理层级的行政审批项目目录》第8条,即取消企业投资冷轧项目核准。

“有人认为,这次中央政府放宽了地方中小铁矿审批,这是误读。”赫荣亮说,《取消和下放管理层级的行政审批项目目录》第80条规定,企业投资除稀土矿山开发项目和已探明工业储量5000万吨及以上规模的铁矿开发项目外的其他矿山开发项目(不含煤矿、铀矿)核准权利,下放省级投资主管部门。其实,早在2004年中央政府就确立了地方政府自主审批5000万吨以下的中小铁矿。

如何来解读这次政策调整?赫荣亮认为,取消投资冷轧项目审批,这是政府延续钢铁产业升级的鼓励政策。目前来看,会对建设及筹建中的沿海钢铁工业基地审批形成影响,简化了冷轧项目申请。不过,沿海钢铁基地的核准难点,不在轧钢,而在炼钢。以长流程炼钢为主的沿海钢铁基地,炼钢产能依然需要国家层面核准。

虽然政府取消了冷轧新建项目的核准,但无法回避的事实是,在政府管控时期,钢厂未批先建,纷纷上马冷轧项目,我国冷轧板材市场已经高度饱和。2004~2011年7年间,冷轧项目的主要产品——冷轧薄板产量年均增长达21.3%。2012年,我国冷轧薄板产量2561.8万吨,同比增长7.2%。从这一点看,我国钢铁项目审批效用递减,没能成为钢铁产能增长的防波堤。

是什么带领冷轧板材产量一路奔跑?赫荣亮认为主要源于需求强劲——中国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4年全球第一,2012年汽车产量为1927.18万辆,是日本汽车产量的2倍。同时,家电产量居于世界第一,冰箱、空调等大批商品的产量占据全球首位。

“现在即便政府取消冷轧项目审批,冷轧产能也不会大幅增长。汽车、家电领域告别了高增长,钢铁投资整体降温,冷轧吸引力大幅下降。”赫荣亮以冷轧板材龙头企业宝钢为例,其主打产品冷轧板卷(SPCC)在2013年5月份执行价格为4886元/吨,比同期的热卷(SPHC)价格尚便宜110元/吨。而在2010年7月份,宝钢的冷卷价格比热卷高出七八百元。

赫荣亮认为,这次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中,没有实质涉及钢铁产业,表明中央政府对高污染、高耗能行业审批未现宽松。

控制产能,中央政府需创新执行手段

中国经济导报注意到,在《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》出台之际,国内钢铁产量还在不断攀升,市场供大于求矛盾加剧。

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,5月上旬其会员企业粗钢日产量为174.8万吨,旬环比增长2.71%,全国估算值为219.29万吨,旬环比增长3.02%。全国粗钢日均产量再度刷新了中钢协有统计纪录以来的新高。

按照钢材市场的季节性消费特点,“金三银四”之后钢材社会库存通常都会有较大幅度的下降。但中钢协数据显示,5月上旬其会员企业钢材库存为1309万吨,旬环比增加22万吨或1.7%。

“全国钢铁看河北,河北钢铁看唐山。”在河北唐山这个地级市,最引人注目的不是某个标志性建筑,而是一座座炼铁、炼钢的高炉。这里的粗钢产量占到了河北省的一半,占据全国的1/8以上。截至5月3日,唐山钢厂的高炉开工率为97.42%,比前一周增长了0.65%。这一数据直逼今年2月1日创下的历史新高98.65%。

曾几何时,全国钢铁行业超过20%的高额利润率,诱使大量社会资金涌入钢铁领域,驱动中国钢铁产能急剧膨胀。不到10年时间,便由2003年的近3亿吨扩张到2012年的10亿吨。同时,中国钢铁行业效益却垫底。中钢协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全行业虽有近25亿元的利润,但收入利润率却降到了0.9%,这对于拥有4.3万亿元资产的行业来讲,基本可以忽略。

审批没能挡住如潮水般增长的钢铁产能。地方政府在财政收入和GDP观念的影响下,纷纷上马和扩建钢铁项目。据统计,目前我国钢铁行业共有规模以上企业7000多家,其中小型企业多达6000多家。在全国31个内地省及直辖市中,唯有西藏和宁夏两省没有钢铁企业。钢铁产业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,无论是“大而全”或是“小而全”,总之,诸侯割据、各自为阵,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:做大地方GDP,为地方政府增收。

赫荣亮认为,进入2013年,中国经济低速增长,钢铁等原材料工业过剩,这为淘汰过剩产能,特别是落后产能提供了时机。现在,地方政府即便要力推钢厂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随着银行信贷转向,钢铁企业经营步履维艰,钢铁行业发展前景并不看好,行业政策收紧,地方政府割肉的疼痛感会小很多,尤其是钢铁产业占比较小的地区。

“当然,中央政府的执行思路在转变,意识到用集中审批方式已难以抑制钢铁产能过剩,同时破坏了市场竞争。工信部开始用类似备案制的管理方式,制定《钢铁行业规范条件》,称要探索出一条不通过项目审批来科学管理的路子,其实这也是一种简政放权。”赫荣亮说。

2013年4月份,工信部公示了第一批符合《钢铁行业规范条件》的45家企业,这45家钢铁企业2012年合计产量3亿吨,占当年全国粗钢产量的41.4%。工信部表示,对不符合规范条件的企业,将会同有关部门,综合运用差别电价、财政手段、考核问责等经济手段、法律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,逐步压缩其生存空间,迫其退出市场,化解过剩产能。

现阶段突破口:提高环保标准

不过,对于《钢铁行业规范条件》,也有人士指出,新版规范对一些指标规定得更加具体,一些耗能及污染排放指标也有所提高,但仍然局限于规模、设备和一些常见耗能及污染指标,并没有提出更为先进的指标参照,也没有对生产技术等做出相应的市场准入条件,更无法与环保法等法规相结合。也就是说,新版规范并不具备法律效应。而且,这个规范从根本上说还是审批制度,市场监督为主、行政监管为辅的思路体现得并不充分。

就钢铁行业而言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认为,要想破解钢铁产能过剩,根本出路是要转变政府职能。政府不要再去代替企业管投资、管效益,要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和矫正作用。“转变政府职能,并不意味着政府可以‘不作为’。政府应高度关注地区的社会效益、环保效益,严格落实节能环保政策,以此制约和淘汰落后产能。”他说。

赫荣亮则认为,现在地方政府还没有限制钢铁企业生产的动力,主要工作还是要由中央政府来做。中央有两个有效手段,分别是电力和环保。电力部门具有一定的独立性,各级电力系统的官员受中央政府和本系统任命。这样,通过对不符合规范的企业征收高耗能电价,提高企业成本。环保系统也相对独立。2013年以来,京津沪等地持续雾霾污染天气,各级政府加大重视环保问题。钢铁企业规模大,生产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污染,这难以逃脱当地环保局和周边民众的监督,而且中央政府和国家环保部还可以通过卫星云图等高科技手段,监控各地钢厂生产情况。

钢铁业界资深专家陈克新也对中国经济导报强调,现阶段应当将提高环保标准作为抑制产能扩张的突破口。

他说,一段时期以来,主管部门单纯将高炉容积作为衡量产能落后与否的主要标准,许多企业因此纷纷提高高炉容积,结果产能越控越大,也包括落后产能。实际上,产能落后与否不应以企业大小、产能规模大小来评判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只有两个衡量尺度:一是环保尺度,即粉尘、废气、废水排放与能耗等是否符合标准。二是盈亏尺度,同一销售价格之下,企业盈亏与否?过不了这两个尺度衡量的,都属于落后产能,一律予以淘汰。

落后产能如何淘汰?陈克新认为,对于盈亏尺度,交给市场即可,让劣势企业落后产能自生自灭,主管部门与地方政府,切不可出政策、给补贴,千方百计进行救助。对于环保尺度,则要加强政府主管部门作为力度,当务之急是要严格现有环保执法,提高环保标准。

“在这个统一严格环保尺度之下,钢铁企业无论大小,无论所有制如何,都必须加大环保投入,增加环保成本。受其影响,一些企业产能的落后状态将暴露无遗,势必出现严重亏损,被迫退出市场,或者接受优势企业的兼并重组。”

标签: